您现在的位置 中缅资讯
一夜之间,原油跌成负值的新闻刷屏了,超级大萧条来了!

一夜之间,原油跌成负值的新闻刷屏了,超级大萧条来了!

WTI5月原油期货结算价收报-37.63美元,历史上首次收于负值。



显然,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信号,它表明,超级大萧条真的来了。大家还记得我们前面的文章吗,我们当时说,全球经济,距离超级大萧条还有半个月的时间。果然,超级大萧条很快就到了。大萧条是什么呢,它是货轻币重到了极端的情况,东西越来越不值钱,钱越来越值钱。和大萧条相反的,则是恶性通胀,恶性通胀是币轻货重,钱越来越不值钱,东西越来越重。

这次的大萧条,会远超1929年的那次大萧条。而且,这次的大萧条,和1929年那次的大萧条,性质是不一样的。上次的那次大萧条,是因为金本位造成的。大家都搞重商主义,而且生产率越来越高,商品供给越来越多,钱越来越贵,商品越来越便宜,结果黄金被兼并了,没有黄金的国家,信用体系崩溃,东西也来越便宜。这就爆发了大萧条。大萧条又引发了二战。


这里面有一个知识点,黄金的数量是个固定值,金本位货币体系,具备天然的通缩属性。生产率的提高,和重商主义的贸易体系,又加快了全球走向通缩和大萧条。现在还有一些人认为,要稳定世界经济,需要重返金本位,这是缺乏常识。


按理说,现在的货币体系,已经冲破了金本位的束缚,不会再出现币重货轻的情况。而且已经走向了金本位的反面,走向了无限通胀。大萧条应该不会出现了才对。


但是,因为疫情的蔓延,全球经济活动的被冻结,全球需求的断崖下跌,世界以另一种方式,重返了大萧条。


现在,大家思考一个问题。商品价格的涨跌,取决于什么?有的人认为,取决于供需,这是基本面派。有的人认为,取决于价格,这是货币派。这些分析理论,都只是一个方面,而不是全部。实际上,商品的价格,既取决于货币的供给,也取决于现实的经济需求。货币和商品之间,存在轻重关系;供需和商品之间,也存在轻重关系。反映供需和商品价格之间轻重关系的,就是那句真理一样的话,物以稀为贵,物以丰为贱。。


把市场的价格体系,仅建立在货币之上,或者仅建立在供需之上,都是片面的观念和理论。货币对商品的定价,这个是货币定价。供需对商品的定价,这个是自然定价。要把握商品价格波动背后的推动力,就需要综合货币和供需,进行综合考量和分析。而且,自然定价,是更底层的定价。


货币定价体系,无限倾向于反映真实定价。因为给定足够的时间,货币行情导致的价格泡沫总是会破灭的。货币无限的轻,它的利率就会无限的低,低到负值,这个货币也就死亡了。货币死亡了,信用就会重新向自然定价回归。从利率情况看,美元欧元这些零利率负利率货币,离死亡已经不远了。


背景知识,我们简单介绍完毕。现在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了,这次的大萧条,是自然定价驱动的,不是由货币定价体系来驱动的。所以,即便美国救市,给能源行业搞人工呼吸,还是救不了原油价格的暴跌。


因为能源价格,是构成其他商品定价的基础价格,所以,油价的下跌,会把价格下跌,传导到其他的各个产业链。商品价格的下跌,又会引发资产价格的下跌。资产价格的下跌,又会引发债务问题,引发债务链的连环爆雷。货币的泡沫行情破裂之后,又会加剧大萧条。这是一个恶性循环。


更可怕的是,疫情的高峰还没到,如果打满全场是90分钟的话,目前的全球防疫,才进行到不到十分钟的样子,原油价格就崩了,好比刚开场几分钟,就被踢了个10比0。如果踢满全场,这场球会输多少呢?可能是几百比零,也可能是几千比零。


那些还在幻想着全球经济复苏和大反转的,还在幻想着新周期的,不知道他们都在想什么。


前一阵子,米国出现了倒牛奶的新闻,印度也出现了倒牛奶的新闻。大家惊呼大萧条来了,历史书上的一幕重演了。和倒牛奶相比,原油过剩,比牛奶的过剩更复杂更麻烦一些。因为起码牛奶是可以倒掉的,你原油过剩了倒哪里?倒海洋里会污染大海,倒地上会污染环境。处理起来的成本奇高。也就是说,同样是过剩,牛奶起码能倒,但是原油不能倒。


为什么牛奶过剩了,一定要倒掉呢?因为不倒掉库存奶,新产的奶就无法存储。有人要说了,那你可以停产嘛,停产就得杀奶牛。因为你不杀奶牛,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新奶生产出来,就会更加的过剩,而且牛奶滞销,还要维持奶牛的生存,开支也吃不消。杀了奶牛,以后再重启经济,还得从头再开。损失就太大了。那过剩的牛奶,可以送给别人喝吗?不能。因为送给别人喝,也得运过去,运输也得花钱。而且,送给别人喝了,他们没有需求了,就不会买新的奶,新的奶也卖不掉,就得停产,停产就得杀奶牛。


这么一分析,大家会发现,原来倒牛奶才是更机智的做法。



原油严重过剩,需求已经满足了,仓库也已经满了。不能像倒牛奶那样的倒原油,应该怎么办呢?只能拼命的找新的仓库。大家一看这个情况,在期货市场上持有多单的买家,纷纷都跑了。他们为什么跑呢,因为期货合约到期要交割了,要么平仓,要么交割。交割是什么呢,就是得把现货原油拉回去。问题是拉回去卖不掉,市面上也找不到新的仓库。去库存又遥遥无期。所以他们只能跑,跑慢了就得交割,卖不掉就得砸手里。大家争着逃跑,就出现了原油暴跌到负值的一幕,真正的买桶送油了。


很多多头的投资者,他们选择了移仓到了6月原油期货合约上。这么换月移仓到远期合约的话,就会导致6月份的库存提前爆满。情况越来越严峻。别看现在6月原油期货合约,和5月原油期货合约的价差高达60美元,这里面体现出来的都是持仓成本。


什么叫持仓成本呢,举个例子。牛奶过剩,大家都在倒牛奶,你说我不倒,我拉回家保存起来。搞了个冷库,把牛奶保存起来,维持这个冷库的成本,就是你的持仓成本。牛奶一直卖不掉,冷库每天都花钱,时间长了就破产了。


原油也是这样的问题,移仓到6月份,跑到远月合约上去买卖,也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。因为下个月只会更过剩,下个月仓库更难找,下个月的原油持仓成本会更高。


等原油持仓成本高到大家都吃不消的时候,再也找不到新的原油存储仓库的时候,怎么办呢?只能是停产。不是减产的问题了,是停产。停产就好比是得杀奶牛了。是的,很多能源企业,会走向破产。对他们来说,停产就是破产。第一波最先倒下的,会是美国的能源企业,美国会率先杀奶牛。如果不杀奶牛的话,就会有源源不断的过剩问题,库存问题,和持仓成本问题。当这些成本大于杀奶牛的损失时,他们就会杀奶牛。


一看到美国开始杀奶牛了,普京笑了,小莎勒曼也笑了。沙特,俄罗斯,美国的石油战争三国杀,美国出局,到这里就算告一段落了。


美国弄到了杀奶牛这一步,能源企业停产就算完事了吗,还没有。因为这些奶牛(页岩油企业),都是跟银行贷款借钱买的。你把奶牛给杀了,银行的钱怎么还呢?还不了,选择违约。能源债券暴雷,美股再次暴跌。


页岩油债券暴雷,到了这里算完了吗,还没完。这时候,为了救市,作为最后接盘侠的美联储,会出手接盘救市。它会买入这些已经实质性违约的垃圾债券。之前的银行持有能源公司的债券,债券的背后起码还有奶牛。现在他们的奶牛都杀掉了,美联储接手这个债券。这是啥,这已经不是垃圾债券了,这是空气债券,因为它背后的支撑什么都没有。


东边一个雷,西边一个雷。美联储应接不暇。最后,它带了一大堆的无限量的空气债券抱回家。美联储的资产端,从美国国债,变成了垃圾债,再变成了一堆空气。美联储的负债端是美元。持有美元的人一看,这是什么妖怪啊,这是空气币啊,大家快跑。于是,开始抛售美元。美元卒。


石油战争打成这样,油价跌成这样,和川建国的风骚操作关系很大。石油战争开打时,微操大师特朗普干了两个事,一个是增产抢占市场份额,另一个是花钱买油搞补贴,并在美股搞回购,买能源股救市。这就加剧了原油的过剩,加剧了库存问题。本来是想坑沙特和俄罗斯的,结果现在自己掉坑里了,把屎拉裤裆里了。


作为反面教材的伟大导师,川建国教导我们,如果一个事情,能解决的话,就赶紧解决,不能解决的话,就止损。不要用转化成另一个问题的办法,来推延一个问题,因为下一个问题更麻烦。通俗的讲,如果建国你有便意时,就要第一时间上厕所,如果一直憋着,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,最后它一定会拉在裤裆里。


原油的问题,接下来怎么办呢?接下来只能杀奶牛。很多能源企业会停产破产,接下来就是一步步的,像我们前面讲的剧本那样,整个世界,被原油问题,和接踵而至的各种产能过剩,撕得千疮百孔,资本市场走向大崩溃,全球经济走向超级大萧条。